这个一腔热血的大学生身陷险境就算他是跆带但

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不能继续在大学城附近呆着了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?”李越听了苏锐这句话,然后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其余的人都开始放声大笑了起来,这笑声极为的刺耳。
 
    赵楠紧紧攥着拳头,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暴起了。
 
    “很好笑吗?”苏锐嘲讽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好笑!”李越说道:“我们在大学城附近已经呆了好几年,走还是不走,警察说了都不算!你算个屁啊?”
 
    “我算个屁?”苏锐摇了摇头:“那么好,我现在就让你看看,我这个屁说出来的话你愿不愿意听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看向了赵楠:“准备动手吧,尽量干净利落一点。”
 
    虽然对方的人数是他们的二三十倍,但是赵楠似乎也全无畏惧:“今天就算搭上这条命,也得把他们给彻底的拉下马来!这群祸害一日不除,大学城就永无宁日!”
 
    “都别拖了,给老子动手!”李越挽起了袖子,慢慢悠悠的吼了一嗓子。
 
    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意识到,眼前的男人究竟会给他打来怎样的伤害!
 
    就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,酒吧那已经关上了的玻璃门,竟然发出了碎裂的声响!
 
    哗啦啦!
 
    偌大的门彻底的变成了玻璃碎片!
 
    外面赫然站着二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!
 
    这些男人身形匀陈挺拔,个个都如标枪一般,站在这里显得极有气势!
 
    不,这种气势,确切的说来,就是——杀气腾腾!
 
    他们每个人的手中,都握着一根黑色甩棍!
 
    “敢砸老子的大门,觉得自己活的不耐烦了吗?”李越冷冷一哼,眼睛里面满是怒意,他顾不得管苏锐,而是走到了那群黑西装的面前。
 
    苏锐已经眯着眼睛冷笑起来了。
 
    那黑西装的领头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,面容瘦削,面皮白净,然而,他的眼睛里面却充满了嘲讽的光芒。
 
    他的名字,叫严祝!
 
    “你是这里的老大?”严祝冷冷的看着李越:“你确定你不是个黑皮猪?”
 
    黑皮猪?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李越顿时愤怒到了极点!
 
    老子不就是黑了点吗,老子不就是壮了点吗?和特么的黑皮猪有什么关系?你丫的倒是好好看看,老子和猪哪里相似了?
 
    严祝是苏无限一手带出来的,因此嘲讽能力也是极强:“不过,你很快就不是个黑皮猪了,因为你的皮很快就要被我给扒下来了。”
 
    严祝淡淡的说了一句,然后嘴角微微翘起,右手抬起,似乎是准备下命令。
 
    “真他妈的找死!”
 
    接二连三的被挑衅,极大的影响了李越这个大学城扛把子的尊严,他吼了一嗓子,刚刚准备把拳头砸到严祝的脸上,可是后者忽然反手一抡!
 
    黑色的光芒在眼前一闪而过,紧接着,这李越便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!
 
    因为,严祝手里的甩-棍,已经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嘴巴上面!
 
    这一下可真是够狠的,李越的牙齿被抽落了七七八八,嘴巴之上满是鲜血!
 
   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面骨都要开裂了!
 
    可抽出了这么一下之后,李越赫然发现,对面的男人居然还面露微笑!
 
    是的,他没有看错,就是在微笑!
 
    尼玛,看起来人畜无害的,可动起手来却狠辣异常!
 
    “动手吧。”严祝另外一只举起来的手这才放下。
 
    伴随着他这个动作,其他黑西装全部挥舞着甩-棍冲了过来!
 
    虽然黑西装的人数并不多,但是他们的实力明显要在这些小混混之上,几乎对他们形成了碾压!那些混混根本没法对黑西装们造成任何的威胁!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赵楠得到同意,终于出手了。
 
    在这种时候,苏锐自然不可能让这个一腔热血的大学生身陷险境,就算他是跆拳道黑带,但是之前以少打多也是必败无疑,现在出手则是没什么问题了,毕竟那些小混混已经彻底的乱套了。
 
    李越正捂着脸呢,严祝这边又是飞起一脚!
 
    只见对方那庞大的身躯就这么飞了出去!重重的撞碎了木质吧台,然后砸翻了酒柜!
 
    至少有上百个酒瓶被摔碎在地!
 
    一时间,酒吧里面全部都是浓重的酒味,让人难以呼吸!
 
    这个李越好不容易才推开了压在身上的酒柜,然后艰难的爬了起来。
 
    此时他的身上湿漉漉的,已经被酒液彻底的泡透了,衣服上还有不少的碎玻璃渣,简直狼狈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然而,他已经没有什么反抗之心了,因为他的那些手下已经有很多人被打翻在地了!
 
    为了避免影响,那些黑西装还特地把门口的卷帘门给放下来了,这是要彻底的围殴了!
 
    就是关门打狗!
 
    杨义勇一语成谶,但是却把主语给搞反了!
 
    他们才是被打的那一方!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